經典愛情故事二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欧美牛猪马_欧美女同志_欧美人体摄影

迷途的短信

她和他相識相戀於淮集的一所高校。

三年的學習生涯,彼此才華橫溢,相互愛慕。無論在學習上,還是在學生會的工作中,兩人配合得有聲有色。

畢業後,準備跟隨他打拼一輩子的她,受到父母的強烈反對後,不得不與心愛的人兒分開。

隨後的幾年,大傢各自成傢後,漸漸少瞭聯系,甚至不再聯絡。

然而,多年後,她在遲看的QQ信件裡得知:在單位組織的一次旅遊中,他來到瞭她居住的小鎮。他很想見她,但又苦於沒任何方式可聯系她。他隻能在人群中尋搜索著昔日的戀人,而這又茫然如大海撈針,最後他不得不將希望寄托於當地導遊。導遊聽瞭他的描述後,很肯定地告訴他,她就在老街上開瞭手工藝品店,當他們走近店面一看,才知道她去進貨瞭,店門板上醒目地留著她的QQ 號,他鄭重其事地將一連串字保存在手機裡。他懷揣著她的QQ 號,不斷請求她加他為好友,而她卻一直處於離線狀態,他就這樣在希望中夾雜著失望,匆匆離開瞭小鎮。後來幾天中,他依然不間斷地請求她加他為好友,可她一直未接受。

她將他加入QQ好友。

而後的一段時間裡,每天晚上8 點,她會準時打開電腦,一登錄QQ,圖像開始不停地閃爍,打開一看,全是他的留言。

字裡行間無不透露著這些年來他對她一如既往的愛戀,並時而發些感言,兩人相處的那一幕幕溫馨畫面,常常被他描述得淋漓盡致,讓她越發陷入瞭甜蜜的回憶中。

靜靜地夜晚,喝著淡淡的清茶,一個人傻傻的坐著,她開始一遍遍迫切地想聽到他的聲音,心裡瘋狂地思念他,他那帥氣的笑臉、寬大的胸襟,瀟灑的背影,無不讓她心神不寧!

曾記得,一有空閑的他,就在她的宿舍樓下拉著小提琴,那悠揚婉轉的樂曲仿佛在訴說著他對她的愛戀。

曾記得,他每次回傢總會給他捎來一大包傢鄉的土特產,看著她津津有味地將一個個魚丸子、肉丸子消滅完後,他總會笑著說:“隻要你喜歡吃,我願意一輩子做給你吃。”

曾記得,在她的每月例假,常常疼痛難忍時,他會為她送來一杯暖暖的紅糖薑水,緩解她的疼痛。

她不得不承認自己當初對他懷有好感,並深深地依戀著他,盡管時間逝去,但當初的那份情那種愛依然溫暖著她。通過一段時間的電話和QQ 聯系後,她越來越渴望與他再次相會!

她和他心裡清楚,此次的相聚,或許將是一段感情的延續!

她精心打扮一番後,簡單準備瞭行李,並為他精心備瞭一份禮物,踏上瞭相聚的路途。

車在寬闊的馬路上奔馳,而她的思緒早已飄向瞭他!她一遍遍地設計著兩人見面的場景:會是微笑著牽著他的手?還會是緊緊地相互擁抱?

突然,手機嘀嘀地響瞭兩下,將內心無比渴望與遠方曾經相戀的人兒早點相聚的她,驚醒。

她打開手機一看,有兩條未讀短信。

短信1:“心中的安琪兒,我感覺到你離我越來越近瞭,我的心激動不已,就讓我好好擁有你一回吧!”

短信2:“晴兒,咳嗽好點瞭嗎?別忘瞭吃藥哦,註意安全!”

她反復品味著來自於兩個男人的短信,百感交集的她,頓時潸然淚下,望著寥寥無幾行人的街頭,清醒地明白,傢裡的男人已為她指明瞭溫暖的方向。

她毅然決然地在下一個站口背起行李下瞭車……

 

豆腐情怨

丁琴的丈夫被判刑後,生活就苦瞭丁琴。

丁琴拉扯著兩個孩子度日如年,生活常常是顧此失彼,經濟也特別拮據,丁琴便磨豆腐營生。

丁琴磨豆腐常常至深夜,黎明又早早地串村叫賣,一階段過後,丁琴累得脫瞭相。

一日晚上,丁琴正在磨豆腐,忽然有人敲門,丁琴放開門見是南莊的馬忠。

丁琴說:“他叔,有事麼?”馬忠說:“看你累成啥樣子,早想來幫工,又怕人閑話,看來也管不瞭這些瞭。”

丁琴聽瞭馬忠的話,淚就流瞭下來。

馬忠是廟門的旗桿———獨一根。傢中是絕沒有一點牽掛的。從此,他便天天到丁琴傢來幫忙。

日子久瞭,閑話終於出來瞭,馬忠仍一如既往。

日復一日,丁琴在馬忠的幫助下,日子漸漸好起來,她那蒼白的臉上也有瞭紅潤,孩子相繼被送上瞭學堂。

一直沒有間斷過的馬忠,突然幾天沒有到丁琴傢來幫忙瞭,莫非他被流言嚇倒瞭,丁琴在猜測。

丁琴來到馬忠傢,她推開馬忠傢虛掩的門,隻見馬忠躺在床上不停地呻吟,斷斷續續地說:“丁琴,我們是清白的……”看來馬忠已經病倒幾天瞭,見此,丁琴毫不猶豫地跑過去,俯下身子扶起馬忠,邊喊:“他叔,你怎麼啦?”丁琴說著淚就下來瞭,丁琴使出渾身的力氣將馬忠背瞭起來,蹣跚於求醫的路上。一陣涼風襲來,馬忠漸漸地清醒瞭,他從丁琴身上掙紮著下來,說:“難為你瞭。”馬忠便泣不成聲。

“他叔,你不要這樣,現在你就住到我傢,我們傢離不開你,你也該需要我呀……”丁琴說著緊緊地擁抱著馬忠……

此後,他們的生活就更加充實瞭。

光陰似箭,日月如梭。這年馬忠天,丁琴的丈夫刑滿回來,馬忠就回到自己的傢,馬忠在傢裡悶悶不樂的,心裡怎麼也揮不去對丁琴的思念,一日晚上,他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煎熬,他要去找丁琴,於是,他裹緊大衣,迎著呼嘯的西北風,在黑夜裡向丁琴傢走去。

馬忠徘徊在丁琴傢的門前,忽然,屋裡亮起燈,馬忠便從窗戶向屋裡窺,他看到丁琴和一個男人睡在床上,他的心就碎瞭,不知不覺得淚就滴到瞭窗臺上,天上沙沙地飄起大雪,他全然不知,一會兒,天地間一片銀裝,他的心對丁琴就像這雪一樣潔白、純凈。此時此刻他卻無法向丁琴表白。直至雄雞啼鳴時,馬忠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丁琴傢……

次日,丁琴放開門,第一眼看到一串腳印從窗前向馬忠傢的方向延伸……

丁琴的丈夫說:“這肯定是盜賊的腳印,不能破壞現場,立即報警。”

“不。”丁琴說。丁琴心裡明白,肯定是馬忠的腳印。她將多年來馬忠的恩情傾訴給丈夫,以求得丈夫的寬容與諒解……

馬忠被派出所傳訊,“夜闖民宅”。

“是你幹的?”丁琴問丈夫。“我不能容忍勾引我女人的男人。”丁琴的丈夫答。

“你這個畜生。”丁琴罵著就抽瞭丈夫兩耳光,哭著走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