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的戀情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欧美牛猪马_欧美女同志_欧美人体摄影

  初三下學期,小雨的父親突然去世。這一下,小雨的天空真可謂烏雲密佈,一記猛雷,眼看要下大雨瞭。果然,她被姑姑領回傢後,就再也沒有回校。生活的狂風暴雨,無情沖斷瞭她的求學之路。
  
  七喜本來就對上學不感冒,現如今,小雨離開瞭,這學校的魅力更是大打折扣。可無緣無故退學,怎麼說也有點奇怪,傢裡、學校也沒法交待。再說,他怎麼也是學校四大金剛之一,中考在即,如果臨陣退縮,也太沒范瞭。思量再三,他決心暫且忍耐。
  
  每到周末,他總喜歡撇開那三個可惡的跟班,到小雨她們村子附近轉悠。有一次,還真讓他給碰上瞭。遠遠地看著小雨從菜地裡走來,手裡提著滿滿一籃子綠油油的白菜。他推著自行車,急步趕上前去,故作詫異狀,老同學,怎麼是你?小雨嬌羞地停住步子,笑而不語。
  
  七喜有點扛不住,微紅著臉,不打自招,我……我上我二姨傢去,你……,對瞭,我來幫你提籃子。他邊說邊伸過手去,一不小心碰到小雨白嫩的小手。
  
  小雨反射性地一躲閃,手中的菜籃子掉瞭,白菜跌落一地。她忙蹲下身去撿,七喜鬧瞭個大花臉,賠笑道,不好意思啊,我來撿。
  
  小雨細聲細氣地說,不用瞭,你還是快去走親戚吧。
  
  七喜這回是著瞭自己的道,他哪有什麼二姨啊。聽瞭小雨的話,他撓瞭撓頭皮,慢騰騰地推車離開。等小雨走遠瞭,他才鬼鬼祟祟地沿原路返回。
  
  回去的路上,他興奮得鬼哭狼嚎般哼起歌來,發瞭瘋似的將車子騎得飛快。快到村頭,迎面跑來幾頭水牛,一不留神,他連人帶車跌入池塘。幸好池塘的水不深,他撲騰瞭一陣,慢慢爬上岸來。
  
  很長一段時間,他再也不敢去走親戚瞭。後來,實在是按捺不住,又偷偷摸摸去瞭一次,遺憾的是,並沒有碰到小雨。
  
  好不容易捱到畢業,本以為從此與書本吻別。哪知,七喜的父親對於寶貝兒子的教養,有自己獨到的辦法。他說,看你也不是上大學的料,遲早要回來種田,那就去農校學農吧。畢竟多讀幾年書,多認幾個字,再回到地裡,總比我們這些沒念過書的黑肚子要強。
  
  七喜心裡頭一千個、一萬個不願意,他父親也不與他爭辯,每日裡帶著他田間、地頭忙活。七月的驕陽熱情是火,還沒等父親開口,他主動繳械投降。
  
  眼看要離傢遠行,他鼓足勇氣,花瞭三天三夜時間給小雨寫瞭一封信。雖說花的時間不少,可寫來寫去也就寫瞭三句話,小雨,你好!我馬上要到農校去讀書,希望你在傢一切都好,幹活不要太辛苦!再見!最後,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敢留下。
  
  三年學成歸來,七喜準備大幹一場。他找來自己的三個哥們,與他們暢談自己的豪情壯志,大傢的興致都很高。臨走時,七喜將二狗叫到一邊,打聽小雨的近況。七喜雖說給小雨寫過幾封信,可一直未見回音。二狗嘻嘻笑道,你還真夠癡情的,可我聽說她傢搬走瞭,也有人說她嫁人瞭。七喜急瞭,恨不能馬上跑去找小雨,可一時又不知從何找起。
  
  七喜一邊謀劃著自己的未來,一邊琢磨著如何才能找到小雨。他一會兒堅信小雨不會嫁人,一會兒又怕得要死。於是,有事沒事他總喜歡跑到小雨她們村附近轉悠,希望再來一次偶遇。
  
  一天,七喜接到農校同學的電話,說想聚一聚。他腦海裡靈光一閃,急忙召集那三個兄弟,宣稱他要搞一次初中同學聚會,並特別強調,一個也不許落。二狗深知他的心思,陰陽怪氣地說,缺誰也不能缺你心中的那個她。
  
  一月後,七喜他們的同學會在朝陽大酒店隆重舉行。這時,他的工作業已落實,不日就可到區農業局報到。聚會那天,隻來瞭十幾個同學,女同學隻來瞭三個。可七喜的興致高昂,不為別的,隻因身邊坐著小雨。席間,不斷有人勸酒,七喜是來者不拒,可小雨連紅酒都不碰。於是,有女同學開玩笑道,小雨,不會是有瞭吧?另一個同學附和道,聽說小雨已經結婚瞭,是不是真的?這也太離譜瞭,你才多大?小雨微紅著臉,並不答話。
  
  七喜的臉紅一陣、白一陣,喝酒更踴躍瞭。他的眼睛不時瞟向小雨,似有千言萬語,終究因不勝酒力,很快就醉倒瞭。想說的話,一句也未能說出口……